有一种足球叫克罗地亚!

当曼朱基奇在加时赛中打进绝杀球,微弱的希望汇聚霹雳强光,击穿了原以为走不出的黑暗。

当克罗地亚人张开双臂仰天长啸时,那些懦弱的灵魂纷纷现形,在强悍的战士面前颤颤发抖。

必胜的信念始终都在。从佩里西奇打进扳平的那个球开始,克罗地亚从后卫到前锋像疯了一样开始占领卢日尼基的每一寸草皮。

在攻防转换之间,格子军团仿佛一股黑色的洪流汹涌滚动,完全不顾已经几乎耗尽的体能和接下来还要拼的加时。

要知道,之前八分之一决赛对丹麦,和四分之一决赛对俄罗斯,克罗地亚经历了两场硬仗,两场比赛都打满了120分钟,并且最终点球大战皆涉险过关。

此战面对年富力强的英格兰队,疲惫不堪的克罗地亚人注定无法用优雅的方式与对手较量,只能也用本可拉小提琴的双脚去和对手进行野兽般的撕咬。

曼朱基奇疑似抽筋倒地,莫德里奇似乎连站立的力气也没有,但他们依旧在拖着残腿再试试,因为球队需要他们。

最终,胜利的天平倾向了更努力的一边。 来自巴尔干的天才——不,更确切的说是战士,他们用一场壮阔的逆转,击退了比自己年轻太多的的英格兰队,拿到了通过决赛的门票。

这就是足球这项运动伟大之处,它的意义不仅在于胜利,有时候还包含着无路可退时的殊死一战。

而这场剧情跌宕的半决赛,契合着《克罗地亚狂想曲》所想要表达的意境:我们经历过苦难,我们已经摆脱苦难,并且学会了怎样与苦难搏命。

他却在这最后的舞台上迎来了绽放,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现在的他,是史上最好的莫德里奇。

他居住的地方是一片令人心惊胆战的战场,甚至直到现在还能从断壁残垣和马路的标语中体验到当年战争的残酷。

从1991年3月开始,克罗地亚的独立战争用了4年7个月时间,约有16万名克罗地亚人在此间丧生或失踪,约有22万人流离失所。

当时,克罗地亚陷入南斯拉夫内战中。和单纯为了争夺政权的内战不同,南斯拉夫内战涉及到了信仰和文化冲突,战争之火蔓延到寻常百姓家。

信仰东正教的塞尔维亚人,信仰天主教的克罗地亚人,以及波斯尼亚的穆斯林都是战争的主角。当时一条电视新闻中,一个年轻女子在废墟中发现了她母亲的尸体,她泪流满面且难以置信:“凶手是隔壁咖啡店的老板,我母亲每天都要去那家店里喝咖啡,我以为他们是朋友…”

而因为内战,迪瓦茨和彼得洛维奇,这对NBA双子星,因为一个是南斯拉夫人,一个是克罗地亚人,也从无话不谈的好兄弟,最终分道扬镳,形同陌路。

迪瓦茨,彼得诺维奇,一个是南斯拉夫人,一个是克罗地亚人,因为内战,分道扬镳。

6岁的莫德里奇也经历过与至亲的生离死别。1991年,他的父亲被强制入伍,与此同时,塞尔维亚独立分子占领了他的家乡,还曾对莫德里奇家乡的克罗地亚人进行过残酷的屠杀,其中就包括陪伴他长大的爷爷。

魔笛的童年是黑白的,他一直都是生活在恐惧之中,只有足球能带给他短暂的快乐。

如此的战争经历,这支克罗地亚队中大多数球员都有过。许多人背井离乡,只求平稳度日。

乔尔卢卡离开了家乡戴尔文塔,迁到了相对好一些的萨格勒布;洛夫伦随家人迁往德国慕尼黑;科瓦契奇则是在奥地利的林茨出生的。战争中都不曾低头的他们,怎么可能让他们在球场上轻易缴械。

在“格子军团”的战衣衣领内,绣有一句克罗地亚文“Budi Ponosan”,意为“引以为傲”。

面积只有5万多平方公里、人口只有400多万的克罗地亚,却是一个真正的引以为傲的体育大国。

1998年,战火结束只有3年的克罗地亚第一次站在世界杯的舞台上,一战惊天下!

他们的出现就像身上红白相间的格子球衣绚丽多姿,绚烂了法兰西深蓝色的夜空。

而且这个国家还拥有许多世界级篮球运动员,如彼得洛维奇,是NBA历史上最为出色的外籍球员之一;

网球也是克罗地亚的名片。2001年伊万尼塞维奇拿下温网男单冠军,2014年西里奇在美网中夺得男单冠军。

另外,克罗地亚国家队获得了2016年的手球欧洲杯第三名,2017年水球世界冠军,这两项运动克罗地亚一直都是夺冠热门。

克罗地亚体育之所以这么厉害,有一种说法是:他们是上帝的恩赐。据说,达尔马提亚地区的男女平均身高都排世界第一。

还有一项不完全统计说,克罗地亚沿海地区“85后”男性中,平均50个人里面就有一个身高2米以上。

奏响《克罗地亚狂想曲》的钢琴家马克西姆说:“我们的家乡里到处都是枪弹,但是你不能因此而停滞不前——你必须继续战斗下去。”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kangtengguojijituan.com/,欧洲杯克罗地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