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者之歌》喧嚣时代的安宁之舞

享誉世界的中国台湾云门舞集将于4月1日~2日登上国家大剧院的舞台。记者获悉,“云门”掌门人林怀民此次将带着他最珍爱的作品《流浪者之歌》亮相,这也是该剧在大陆的首次演出,此后,还将到广州等地演出。值得一提的是,除了云门舞团一如既往的肢体舞蹈外,舞台上抛撒三吨半“黄金”稻米的场面也是该剧的一大看点。

《流浪者之歌》是“云门”近年舞作中演出最频繁的作品,也是林怀民最看重的一部作品。

《流浪者之歌》演出中的一大看点是用三吨半“黄金”稻米制造的风景,满台的黄金稻米与舞者们构成了“黄金之舞”的诗意画面。米在作品中意味着河,它是山、是清泉、是求道者的苦行鞭笞,也是“生命之源”。一条金黄蜿蜒的稻米之河铺展于舞台上,而在随后的90分钟里,它或安静流淌,或乘风曼舞,或柔软如缎,或昂扬若箭,全篇落幕前,数百斤稻米奔腾而下,舞者淹没在光影交叠的米雨中,天旋地转。据悉,这些米都经过了选米、筛米、染色、烘晒等步骤,繁复加工后方可使用。

舞作里的乔治亚民歌音乐同样来自千里流浪的邂逅。有一次,朋友在维也纳送给林怀民一张私人拷制的乔治亚民歌录音带,音质粗糙,但歌声沧桑而温暖,林怀民直觉这就是《流浪者之歌》的音乐。他从莫斯科到纽约展开千里搜寻,终于在纽约的一家俄文书店尘封的角落里,发现了仅存的一张唱片。

自首演以来,《流浪者之歌》一演就是16年,这16年间,不论哪里都会出现“观众看到泪流满面”的画面,已故著名编舞家皮娜·鲍什曾在剧终后坐在观众席哭了半小时。林怀民表示:“希望《流浪者之歌》在喧嚣的时代里,继续带给观众安慰与宁静。”

答:云门早期的作品有一个共同的原则:一切简化,弱化故事情节,用隐喻说话,这是第一个阶段。后来发现这种方式沟通感很低,于是第二个阶段就到了用身体说话的阶段,作品更关注身体呈现,关注舞者的形象、动感、韵律和呼吸。

答:云门的舞者,20多岁到40多岁的都有,高矮胖瘦都有。我喜欢多元的,来丰富舞蹈的趣味。在云门的作品中,舞者的长相并不一定要漂亮,但我们所营造出的意境,却要很美很美。

答:舞者每天与稻米为伴,许多舞者在跳完后全身过敏。王荣裕第一次在排练场试米时,头顶上方摆着300公斤的米,这些米在90分钟里不疾不徐地从5米的高度落下,经过他的头顶迸射出美丽的弧线然后掉落,王荣裕干净的面庞上早已血汗交融。王维铭与稻米缠绵浓烈的“双人舞”,八百公斤的稻米从吊杆上瞬间倾泻,王维铭要掐准那一瞬间冲进米瀑中,用身体和双手将稻米拨弄出如烟火般的千姿百态,不容易。

本报讯 (记者苏蕾)云门舞集1973年由艺术总监林怀民创立,已在全球200多个舞台上呈现过160部舞作,演出超过1700场。因为云门舞集独特的肢体技法及富含中国传统意境和哲学的独特题材,让强手林立的世界舞坛领略了中国的现代舞蹈艺术。今年4月8日、9日,云门舞集将带着已经演过150多场的经典之作《流浪者之歌》登上广州大剧院的舞台。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流浪者之歌》演出全长约90分钟,不设中场休息,迟到观众于开演后15分钟,只有一次进入观众席就座的机会,如果错过,将无法进入观众席。

此外,大剧院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流浪者之歌》有着极度安静的氛围,手机铃声会破坏剧场效果,而闪光灯与相机瞄准时的红光点也会大大破坏其绝美灯光,请所有观众将手机调至无声状态,不要摄影录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