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克阿瑟为了对付中国曾定下四条毒计为何没能得逞?

1950年12月下旬,美军新任指挥官李奇微接替沃克出任第八集团军司令。他迅速赶到美陆军参谋长那里接受任命,又乘专机赶到日本东京的“第一大厦”中的麦克阿瑟办公室。

麦克阿瑟对李奇微说:“我特别要告诫你,不要小看了中国人,他们是很危险的敌人。中国军队常常避开大路,利用山岭、丘陵,抄近路插到我们纵深发起攻击。他们步兵手中的武器运用得比我们好。他们惯于在夜间运动和作战……”

麦克阿瑟说:“你作为美国陆军副参谋长,大概已知道情况。在此之前,我曾数次致电华盛顿,坚持我的新看法。”

“美军实际上已经战败,如果继续这样打,除撤退之外别无他法。”麦克阿瑟坚定而激动地说。

麦克阿瑟回答:“有。我已向政府提出挽救败局的方案和意见,可是外交官们强行施加的‘人为限制’,妨碍我拯救战局。”

说到这里,麦克阿瑟站起夹踱了几步,像一个出色的演员一样。从他的仅表、风度、语气和姿态上,都不难看出他是一个骄傲自负的人。

他紧咬牙关,把手一扬,说:“排除掉‘人为限制’,我可以拯救战局,而且还会给赤色中国以毁灭性打击,为今后几代人除去威胁。”

事先上,麦克阿瑟的确已经策划好了对付中国的四条毒计,他也的确已经向美国政府提交了这份被他称之为“战争行动”的计划。这四条毒计就是:

一、封锁中国海岸;二、轰炸中国本土内的军工企业及其设施;三,派蒋军入朝作战;四、要蒋军对中国灭陆进行牵制性进攻。

但是,杜鲁门的方针是,既要使东方这场战争打下去,又要慎重行事;既要“稳住”盟国,又要“稳住”他的将军,尽可能把战线稳定在“三八线”地区,稳定战局是当务之急。

杜鲁门和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认为,中国军队显然有能力迫使“联合国军”撤出朝鲜。而美国争取联合国其他成员国对朝鲜大量增兵支援美军是不可能的。

杜鲁门还指出,美国的战略重点在欧洲,朝鲜不是一场大规模战争之地。美国不愿冒全面战争的风险,而将美军现存部队投入朝鲜同中国对抗。总之,他不同意麦克阿瑟扩大战争的步骤。

一、把战争限制在朝鲜;二、保持对空海力量的限制;三、不再向朝鲜派任何增援部队,尽可能稳住“三八线日前的状况。

杜鲁门为此曾亲笔写信给麦克阿瑟,告诫他把朝鲜战争限制在朝鲜境内,不要扩大,要稳住阵脚。

由此也可以看出,美国内部对朝鲜战争的认识,有着不小的分歧。也正是这个原因,使得麦克阿瑟定下的四条毒计首先就遇到了来自杜鲁门方面的阻力,最终未能得逞。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